• 网上股票配资就选(弘大速配)
  • 10分钟快速开户
  • 资金三方存管

降准难阻A股下行!那这个潜在的5万亿重磅利好呢? 

284人阅读
2018/10/10 版权所有,禁止商业使用
新建网页 1

降准难阻A股下行!那这个潜在的5万亿重磅利好呢? 

 

国庆假期期间央行可谓是释放了对于A股的重磅大利好,降准释放了7500亿的增量资金,虽然假期期间外围股市普跌,但有人还是对于红10月抱有期待,认为有望迎来开门红,然后节后第一个交易日A股大跌超3%,情况令人跌碎一地眼镜,为何降准这次不管用了?

  2018年10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释放资金部分用于偿还当日到期的约4500亿元MLF,除去此部分共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央行年内第四次降准。

  按照以往逻辑来看,降准之后,股市应该随之水涨船高,至少能够走出一波像样的反弹。

  但有私募机构人士一语道出其中奥妙,“政策是抵不过指数趋势和市场情绪的,牛市中提升准备金率也会上涨,熊市中降准也会下跌。”

  降准为何不管用了?

  招银国际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助理成亚曼表示,降准并未对股市产生提振的原因最主要还是流动性目前并没有形成较好的传导机制。实际上人行在前几个月已经开始了加大流动性供给,并不是从上周日降准开始的。

  成亚曼指出,之前人行提供流动性,但是没有很好地疏通传导机制,这部分的流动性停留在银行体系和金融体系里面,此次降准亦然。流动性向实体经济传导还需要过程,所以此次降准对股市也好、对经济也好,其影响还是要长期来看。

  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则认为,市场在国庆期间所期待的一些利好措施并没有出现,等来的是新一轮的“放水”,这反而加剧了市场的观望情绪。

  降准效应呈现边际减弱

  恒大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表示,此前3次降准对应的货币乘数提升均呈现边际减弱,显示稳经济目标非降准单一政策所能简单实现,未来在降准之外需要关注更多其他政策。

  任泽平也认为需要关注货币政策的终端传导是否进一步打通。

  任泽平表示,货币政策仅能调控基础货币,基础货币投放后能否进入实体经济仍依赖银行信贷扩张,但目前多项数据显示该步骤传导受到阻滞。

  数量上看,M2增速自2017年以来持续低于名义GDP增速,社融增速亦接近名义GDP增速,显示目前广义货币持续收紧。

  价格上看,信用利差近年显现持续上涨趋势,银行间IBO-DIBO利差扩大,表明资金不仅没有有效流入实体经济,甚至也没能够有效覆盖非银金融机构,银行间流动性过剩与银行外流动性不足并存。

  机构对经济前景信心不足

  虽然A股市场目前整体估值较低,但也有机构人士认为,市场对于经济前景的信心不足也重挫了股市。

  此前国庆期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9月官方制造业PMI录得50.8(前值51.3),非制造业PMI录得54.9(前值54.2),综合PMI产出指数得54.1(前值53.8)。

  国金证券宏观团队点评认为,9月制造业PMI下滑较多,其中生产、新订单指数均下行,主要原材料价格指数明显上行,表明供给和需求均在走弱,价格维持高位。

  国金证券同时指出,制造业PMI下行幅度较大,意味着总量下行压力有所加大;但小企业PMI改善、生产稳中趋缓、建筑业PMI显着上行,意味着结构开始改善,政策效果开始显现。

  重阳投资也在10月8日当天大跌后表示,“A股市场出现了明显的补跌,内因是9月PMI数据显示经济下行压力正在加大,且趋于显性化;外因则是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边际转弱,包括美联储鹰派表态、美元走强及油价上涨等。”

  重阳投资表示,未来需观察经济、地产、金融周期向下的过程中,企业盈利增速究竟会如何回落以及回落到什么程度,其中可能存在预期差。

  专家:减税降费才管用

  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则坦言,中国目前内部的问题是政府依靠放水来拉动增长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只有减税和改革才能挽救中国经济,这已经是社会共识。

  在改革措施没有明朗的情况下,不管中央放水的意图是什么,市场都会不为所动。

  任泽平也认为,需要关注后续深化改革、释放减税红利的进程。目前地方政府与国企的预算软约束问题、基层执行中央政策的一刀切问题、民企生存困境问题等,迫切需要进一步减税降费、深化改革。

  而对于降税减费,国家已经在积极行动中。财政部部长刘昆此前表示,在积极财政政策作用下,今年减税降费力度进一步加大,预计全年减税降费规模超过1.3万亿元。

  刘昆并表示,此外还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

  如何更大规模减税降费?

  对于如何更大规模地减税降费,证券日报引述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的话称,可以明确未来五年的减税规模,比如未来五年减税5万亿元,给企业十分明确的减税预期。

  同时,在税制改革上做文章,比如改变当前以间接税为主的税制结构,转变成以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房产税等直接税为主;增值税、消费税等间接税的比重需要逐步下降。

  吉林省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张依群则建议,企业所得税税率特别是科技型企业的所得税税率仍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比如企业所得税税率可以考虑从目前的25%下调到20%,一方面可以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负,更重要的是减轻企业所得税,可以直接带来企业收益增长、增强企业活力,促进企业扩大投资和产业转型。

  黄志龙也建议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当前25%降至20%。同时,降低社保缴费企业缴费的比例和水平,切实降低企业的社保缴费负担。

中祥弘大股票配资平台公司

www.stianran.com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文链接,欢迎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stianran.com/notice/3729

弘大速配股票配资是专业从事股票配资,北京炒股配资,配资炒股,北京股票配资,股指配资的金融配资平台
在线营销
live chat